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淫妻自白
淫妻自白
我已婚,35岁,身材姣美、高挑,天生性慾就强,喜欢挑逗异性。以下是我的真实经验,与网友共享:-

-  上国中后大概是发育得早,便已经开始有性幻想,常偷偷摸摸看色情小说。
-
-  睡前双手常不知觉的抚摸自己,淫水分泌相当多,但一直无法把手指插入阴道,会有刺痛感。-
-
  因父母相当开放,我的穿着不受拘束,也开始发觉清凉的穿着很容易挑逗异性。国三时已经学会打扮性感,偶而露胸、不穿底裤,喜欢男人色色的眼光。上高 中后,我开始与男生交往,因母亲一再提示,从未固定交往对象,通常约会地点会选在咖啡厅,灯光超暗的卡座。
-
-  我对男生的外貌不太挑,上了咖啡厅,便开始互相亲吻、爱抚,学会吸吮男生的阳具甚至吃下精液。但我坚持男生不得超越界线--处女膜,仅限于口交和抚摸阴唇、阴核、胸部。
-
-  高 三时我已发育相当,嫩白的皮肤、坚挺粉嫩的双乳,身材高挑、均匀修长的双腿。与同学、密友都迷上超短迷你裙、超小迷你裤,更常互相揶揄不穿内裤上街、到PUB玩。虽然功课超紧,但我们会固定安排时间出去疯。
-
-  偶尔与同学共浴时发觉我的阴毛较稀,但阴户已发达许多,阴唇较粉红,阴蒂也较大且微外露,一般同年女生的阴蒂都包得很里头,而且很小。-
-
  考上大学第一次与同学返校,大家花枝招展,训育主任拉着我,悄悄直称赞我身材好。训育主任陈是个近五十的中年人,身材魁梧,色色的眼神,吃饭时更刻意坐在我身旁借酒装疯,不规矩的手直往我身上碰,还直邀我有空回校看他,并告诉我他每星两次的值夜时间。-

-  暑期挺酷热,常邀朋友往海滨玩,晒得一身健美的黝黑。不知怎麽性慾突然增强,自慰或异性的爱抚总觉得不过瘾,尤其大姨妈来前四、五天内特别亢奋。
-
-  常在浴室脱光照镜子,黝黑的身体加上穿比基尼没晒黑的痕迹,十分性感。为了穿着更小的比基尼,我乾脆开始把阴毛剃光。-
-
  有天我性亢奋感又来了,打定主意晚上去挑逗训育主任陈,恰好他晚上值夜班。
-
-  上午睡个饱,到发廊烫个俏皮的短发,行前穿上白色细肩带小可爱和超短迷你裙,里头是半罩杯胸罩加上超迷你细带丁字裤。
--
  晚上七点多走到校门口,这时仅见工友王伯伯站在门守卫室。王伯伯大约六十岁,白发,中等身材,总是笑眯眯的很和气。他见了我赶紧打开大门,「我找陈主任……」我有点心虚,「他八点多才会到校。」王伯伯有点惊讶的表情。
--
  我走进小小的守卫室,找了个半高的板凳坐下来,王伯伯有点不知所措,忙着给我递饮料。因守卫室有些闷热,王伯伯仅着短裤内衣,表情尴尬的靠坐在高板凳上,没想到因空间小,这样一来他的下体位置正好面对我的脸,而且近到可以闻到阵阵汗味。
-
-  我啜着饮料开始跟他聊天,心里十分明白他可以闻到我的香水味,同时欣赏近距离走光秀--粉胸、肚脐、股沟、裙下丁字裤,甚至我移动坐姿时在丁字裤细线下的阴部。-

-  聊了约十分钟,气氛逐渐热络,我开始注意到王伯伯的下体已经相当膨大起来,裤底高涨,从他的短裤脚可以隐约窥见两粒毛绒绒的睾丸,他不断调整着坐姿,可能是不太舒服吧?-
-
  「王伯伯,自个儿很寂寞吧?」我一时兴起故意问道,眼睛直视他的裤底,同时把我的一脚往上缩,这样裙底已春光全露。
-
-  「寂寞得很喔!」王伯伯故作轻松状,不自觉伸手到裤内调整他的阳具。
-
-  「喜欢女生吗?」
-
-  「喜欢……但又能怎样……」-
-
  我故意靠前,伸出右手手指,开始在他的阳具轮廓上划着,整个阳具再次膨胀起来。王伯伯此时不发一语,脸已胀红,微喘吁吁,急着把室内的灯切掉,只留门外大灯,以免春光外泄。
-
-  我把手伸入他的裤脚,因为没穿内裤,所以一下子就摸索到肉棒子,好粗,好大!我沿着裤脚把东西拉了出来,真像一条黑鳗,青筋暴露,比我看过的男生都大。-

-  王伯伯此时以微颤的手往我胸部摸,没试过这样经验的我也有些兴奋起来,感觉淫水已流出。抬头望见他满脸兴奋,我索性站起来,拉掉胸罩和丁字裤,丢到小包包内,坐到小桌子上,两脚往上提,让王伯伯摸个够。-

-  王伯伯一心急,脱了裤子便把脸往我裙底钻,开始贪婪地舔我的小蜜洞,双手抓住我的粉胸,我瞄见他的阳具高举,包皮很长,把龟头覆盖着。
-
-  让他摸遍后,我下桌开始把玩他的阳具,缓缓把包皮往下拉,露出紫红色尖尖的龟头,大概未清洗,一阵腥臭。我用指头轻轻的摸着龟头的马眼,王伯伯的喉咙开始发出「咕噜」声,大呼受不了了,我见状赶紧打住,王伯伯也很君子的转过身穿上裤子。-
-
  穿回衣裤,我们又回到先前聊天的情势,我也藉机把自己打理一下。
-
-  过了十几分钟,陈主任的车已抵校门口……陈一下车,我晃着身体迎上去,「来看主任……好吗?」我刻意轻声撒娇。
--
  「呀……」陈张着嘴有点失措:「早知道你要来就准备好……」我不知道他的意思,反正人都来了。-

-  趋近身子,闻到微微酒味,他应喝了些酒。陈伸手拉着我的手往办公室走,又绕了一圈仍打不定主意往哪走,最后急着往体育馆趋步,带着我走进馆边的小办公室,打开风扇,让我坐下来。「我马上回来,不要乱跑喔!」陈仍然一副慌然。-
-
  室内有些闷热,我坐好后发觉桌底有一大箱书,随手翻翻,竟然全是色情书刊,应该是陈向学生没收的吧!当初同学对他恨之入骨,想想有些好笑。
--
  我挑了一本图文并貌的色情小说,里头全是男女交欢的文字和图片,看着看着便觉得兴奋起来,身子开始发热,加上闷热,没多久已汗流浃背。
-
-  没多久陈悄悄开门走了进来,他已冲了澡,换上短裤T恤。看到我在翻阅色情书刊,陈一脸淫笑挤坐到椅子上,手臂搂紧我的蛮腰。
-
-  他开始轻吻着我,手便往我裙底摸,发觉里头是绑带的小丁字裤,马上熟练地把它给解了,接着手指往蜜洞攻,另一手轻轻抚摸我的乳头。一切来得太快,我不及反应,任由陈摆布,但有种从未有的兴奋,汗水开始随体热增加,往下流到股间和蹊下,好痒好痒。-

-  陈突然起身坐往桌旁小行军床,身体摊着,「把衣服脱光让我好好欣赏!」陈半命令着。我已经无救的满脑子淫慾,面对着陈慢慢把衣服全部脱下,丢到地上。这时我已全身汗珠,香水味散发,瞥见床边立镜,全身随汗水发亮,古铜色的身躯特别诱人。
--
  我微扭身体随意舞动,让陈好好欣赏,突然陈伸手把我拉到他身上,一手从背后伸往我的蜜洞,张开嘴舌吻我的小嘴,好浓的酒味,差点让人窒息。
--
  没一下子我已淫水大量泌出往外流,小屁股随着他的手上下起伏,阴道一阵阵骚痒,好想肉棒子插进来。陈也满身汗,但毫无解衣的意思,我伸手往他的下体摸,发觉软趴趴的毫无反应。-

-  「呃,我不太行……」陈端坐起来:「如果知道你要来而且这麽骚,我就先吃药。」原来是银样蜡枪头。
-
-  我已淫性大发,顾不得羞耻,躺下把腿曲起打开,娇喘着开始用力揉搓自己红胀的阴核和凸出的乳头,小屁股一挺,淫水泮着一股骚味流了出来。陈趋身开始舔我的蜜洞,大口大口把淫液吞下,我的淫意更加一发不可收拾。-

-  「那你帮我叫守卫室的王伯伯,」想着王伯伯巨大的肉棒,「不管……快点欸!」我嗔着,手指已伸入紧密的阴道口玩弄。
--
  陈百般无奈的拨了电话到警卫室,要王伯伯把大门锁上赶来。王进来一看就呆住了,这时我已骚到极端,小屁股往上顶,一手捏着乳头、一手揉着下面,双眼迷蒙。-

-  陈示意王上来,王不缓不急的把衣裤脱了,跪到我两腿中央,我伸腿把他的大腿夹住,下体往前移,曲身抱住他的腰,王扶着他那昂然大物把包皮往下剥,一阵腥臭扑鼻。尖尖的龟头顶入蜜洞口,我担心插入后会痛,双腿紧绷,王会错意以为我要赶紧插入,稍用力一挺,因阴道已充满淫液,眼望着大肉棒已完全插入,我心里一颤,但除了稍微刺痛外但并没觉得书上形容的撕裂感。
-
-  王一开始抽动,一丝初血混着白色的淫液渗了出来,「呀……处女!」王也发现我的初血。他缓缓把我摆平在床上,让我双腿张开微曲,自己以双臂撑持,开始慢慢抽送阳具。
--
  因为我是第一次玩,阴道很紧,阳具塞得满满的,每次抽送都觉得很刺激,一点也不痛,倒是觉得舒服透顶。王慢慢加快抽动,曲身舔吸我的粉乳,接着要我一样舔他的胸,另一手抚他的乳头。
--
  阴道一阵阵酥麻,我已骚淫到极点,王熟练地抱住我的蛮腰,教我如何配合他的动作扭动,他则开始变化抽动方式,忽左忽右、忽上忽下;有时旋转、有时抽送,他又教我如何在他干我时抚摸阴核。-

-  这样一玩已过了将近一个钟头,突然觉得他的肉棒变得好坚硬,王趋身把我抱紧,「射在里头……」他在我耳旁轻声问,「没关系,安全。」我答道,好希望他把精液射入。-
-
  王开始快速疯狂抽动,用力咬我的酥胸、耳垂,我也抱紧他,屁股用力上下挺,让阴道磨擦得更舒畅。一阵阵下体撞击的拍打声和肉棒进出的「啧啧」声,我们都已玩野了,大声淫叫、急喘,浑身大汗,淫水流出一大片。-
-
  突然转头瞄了一下陈,他已全身脱光,忙着套玩半挺的阳具。我对他娇笑,他居然扶着不管用的小棒子要我用嘴吸,就这样,我阴户被王伯急插着,口中含着陈的肉棒。-
-
  本以为王会像A片中的男人般一阵急抽而射精,没想到他阵急阵缓的又玩了将近半个钟头,弄得我阴道大开,体液却是有出没进。-

-  王伯突然蹲了起来,改以垂直方式抽送,一手往我的阴核直攻,又要陈好好服伺我的粉乳。两人一阵猛攻,我突然太过刺激,轰然昏了过去。
-
-  醒来时仍光着身体,感觉阴道被灌满精液,嘴角也留着些微黏液。听见馆内浴室传来嘻笑声,心想王和陈正在冲洗。我用手稍为擦拭下体及嘴角,光着身子便往操场走,缓缓到处逛,微风吹拂着光溜溜的身体,又刚大干一场,觉得好满足、好舒畅。-

-  回到体育馆,王和陈已冲洗完毕光着身子走出来,我顽皮的和他们聊着,精液不断缓缓从我下体渗漏出来。再看王伯伯,已又挺着大阳具,真是厉害!陈挨到我身边,开始用手帕仔细擦拭我玩脏的脸跟身体。-
-
  我仍然性趣盎然,伸手去抚摸王伯伯的大肉棒,心想可惜刚才没有看到他射精的精彩时刻。我往下跪,一口就把王伯伯的大肉棒往嘴里吞,因为他的东西特大,只含入一半。我吐了一口口水在肉棒上,开始用舌头舔着龟头,一手上下套玩,另一手轻抚着他的肛门。
--
  一会儿,我把润湿的中指轻缓地插入王的后门,王一时亢奋脚软往墙靠,我加快动作,没多久王屁股一挺,肉棒抽动,满脸痛苦的表情,一下射了出来,我吞下一大口,其余的流得我满身。-
-
  接着两人把我抱往浴室,开始帮我冲澡,我不要他们清洗我的下体,故意要把阴道内的精液留着。擦乾后穿上衣服,高高兴兴的让陈开车载我回家。
--
  回家后急着回房就寝,裸着上床,一边回忆着刚才精彩的体验,一边手指抚着蜜洞口不断流出的黏液含到嘴中,带着浑身酸痛,甜蜜的入睡了。-

-  隔天早晨醒来,全身酸痛,下体有些红肿,不得不在家休息好几天。-
-
  我的处女就这样献出给一个伯伯,或者应该说如此玩掉了,但我一点也不后悔,而且从此对中年男子特别有兴趣。
-
-  字节数:8772
-
-  【完】